首页 > 热点资讯 > 正文

释放判断力让别人有自己的过程

导读 我们生活在一个审判的世界。我们以不同程度的对与错、好与坏、漂亮与丑陋来限定一切。我们从小就被教导要判断一切和每个人。我们始终如一地
音频解说

我们生活在一个审判的世界。我们以不同程度的对与错、好与坏、漂亮与丑陋来限定一切。

我们从小就被教导要判断一切和每个人。我们始终如一地给我们的日子贴上标签,使用“美丽”或“可怕”等形容词。连天气都不能幸免!

判断的存在在我们的生活中无处不在,但在某些情况下却足够微妙以至于被忽视。

多年来,我一直致力于摆脱对生活的所有判断,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就在我开始认为我已经清除了所有毒药的时候,它又冒出来了,换上了新的伪装。

我生命中最宝贵的一课就是在我最不期望的时候目睹了审判的出现……

当我们观察周围人的痛苦时,我们中的许多人在所谓的“精神之路”上发现自己受到了严峻的挑战。当我母亲快要死的时候,这对我来说尤其如此。

在我母亲生命的最后几天,她身体极度疼痛。当我看着她时,我很难用语言表达我的不适程度,以及它对我个人信仰体系的影响。

多年来,我一直坚信“一切都好”,无论出现任何不和谐,在我们这个伟大的宇宙中都有一个命运、一个计划和秩序。当我母亲奄奄一息时,我无法将她痛苦的形象与这种信仰体系相协调。

我发现自己倒退到我整个青春期都面临的问题。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苦难?为什么坏事会发生在好人身上?为什么我的妈妈会受到这样的惩罚?这不公平!

多年来,我一直幸运地在我的生命中拥有一个人,在我挣扎的时候,我可以依靠他的视角来寻求和平。当我在这种混乱的心态中挣扎时,我给他打了电话。

我刚告诉他我母亲这样受苦是多么不公平,他就打断了我的话,“铁拉,不要评判你母亲的过程。” 这些话让我震惊。

判断?我真的在判断我母亲正在经历的事情吗?是的!

我不仅在评判它,我也在谴责它,并且在某种意义上谴责她的生活——事实上,所有的 生活都伴随着它!我什至不尊重在我母亲的经验中可能存在我无法看到的智慧或神圣计划。

我已经决定,即使我不是我母亲的鞋子,我比她更了解,比她的高我更了解,比宇宙更了解!我知道她正在经历的是“坏”和“错误”。

此外,通过认定我母亲正在经历一些违背她意愿的事情,我将她视为一个无助的受害者,而不是一个在意识道路上不断进化的人。至少我是在伤害我妈妈。有可能,我什至加剧了她的痛苦。

当我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那一刻,我意识到我的态度实际上正在伤害我所爱的这个人,从而停下来。

目睹我们所谓的“苦难”从来都不是一件愉快的事。但假设我们真的知道发生了什么以及它是否对别人的生活有必要,这是一种傲慢的表现。说实话,这不关我们的事。

我们的工作是带着存在感和意识走在我们不同的道路上,在人们寻求我们的帮助时为他们提供帮助,当他们不帮助时,让他们有自己的过程。

我当然不是建议我们过着没有同情心的生活,但同情和怜悯之间存在天壤之别。前者是一种爱的表达,源于尊重一个人的本质。后者是一种令人厌烦的负面情绪,本质上是有毒的,并且没有任何尊重。

怜悯是判断所穿的众多巧妙伪装之一。事实上,“怜悯”一个人是不可能看到他们处于不如我们自己的地位的。这样的态度就是判断,纯粹而简单。

我们能够在具有挑战性的过程中真正帮助任何人的唯一方法是释放所有判断力,并看到她或他真正成为有能力的人。

免责声明:本文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Copyright @ 2015 -2022 太行之窗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联系方式:843 656 887 .渝ICP备2021002616号-16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36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