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资讯 > 正文

暂停如何帮助您说不并避免后悔

导读 我喜欢帮忙。我喜欢善良。我喜欢加入。通常,这些事情是说 yes的结果。一般来说,它让我内心感觉良好。对我自己更好。但是,当帮助、善意
音频解说

我喜欢帮忙。我喜欢善良。我喜欢加入。

通常,这些事情是说 yes的结果。一般来说,它让我内心感觉良好。对我自己更好。

但是,当帮助、善意和参与最终成为负担,带来太多负面影响时,会发生什么?我们会继续走同样的道路吗?我们应该继续说是吗?

在我的一生中,我与“是”这个词的关系很好。Yes 让我获得了意想不到的、美丽的、难忘的经历。是的,把我带到了我美丽的伴侣和家人身边。是的,让我以开放的意图和无限的心来对待生活。

但这个词的光线和奇迹是也有不利的一面。

是的让我后悔,是的让我陷入无聊和痛苦的时刻,是的让我受苦。

我认识的很多人(包括我在内)在同意我们不应该同意的事情的过程中筋疲力尽。我们滋养、抚慰并提供陪伴——通常是在我们自己之前对他人,因为我们说“是”。

我们通常很快就会说“是”,而有时我们应该说“不”,却会潜入任务、聚会和关系中。

对于一个习惯于扮演某些角色以取悦的人来说,这绝非易事。对我来说,转变为友善、坚定和自信地说“不”已经很长时间了。

在经历了太多次同意我内心深处并不真正想做的事情后,我发现练习拒绝是有帮助的。那个小小的词却有如此大的力量。那个小小的词让我从别人的认可中解放出来。

起初很难。通常我会说不,然后是一长串的借口,然后我什至会提供另一种安排,以免冒犯对方。

有时我会在事件发生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沉思着说不,为此痛打自己,想知道这个人是否会再次和我说话。

后来我想,随着年龄的增长,或者终于受够了,或者这是一个自然的过渡,我开始了与“不”这个词的试探性关系。

我通过在请求和答案之间创造更多空间来与这个词共舞,并停下来感受“是”的感觉是否正确。我听了我真正想做的事。

Clarissa Pinkola Estés 讲述了一个关于直觉的美丽故事。

简而言之,一位母亲快要死了,她想确保她的女儿在她去世后学会相信自己的直觉。她递给女儿一个微型娃娃,看起来很像小女儿。

垂死的母亲告诉她的女儿,把娃娃一直放在她的口袋里,喂它,每当她迷路或不确定时就听它。这是母亲说的最后一句话,小女孩只剩下她的洋娃娃——她自己的缩影。

故事继续讲述小孤儿在艰难时期中的路途。每转过一个角落,她都会摸摸口袋里的洋娃娃,倾听答案。

当然,小娃娃实际上并没有给她答案。小娃娃就是她。通过这个过程,她深入内心,倾听真实的自我,引导她走向安全和爱。

根据埃斯特斯的说法,娃娃代表了我们所有人的内在意识。

如果我们每次面临艰难的决定时都暂停一下,我们实际上可能会听到内心的答案。直觉和许多事情一样,需要练习和发展。

因此,加强我与“不”这个词的关系的最佳做法是在那一刻停下来感受一下。当下。听着我口袋里的娃娃。

在两者之间创造空间是一种解放。这些天我们真的很快就在谈话中制定了回应,给人们写了匆忙的电子邮件,表达了我们对某事的反对......这很刺耳,有时会导致令人遗憾的结果。

在与“不”这个词建立更好的关系时,可以创造空间。寂静。感觉还好和感觉不好之间的空间。

这些年来,我自动跳到是。我跳到是,因为我从小就先说是。我说是的,因为我(并且仍然在许多方面)渴望获得批准。

请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不是永远用“是”这个词来分手的。那也不健康。但是是的,我正在做一段时间的“有意识的解耦”,以便我找到我内心的声音。

我这样做是为了希望与“不”这个词以及最终与我周围的人建立更好的长期、平衡的关系。我重视话语和它们为我带来(和释放)的机会,我希望支持我的孩子学习这样做。

免责声明:本文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Copyright @ 2015 -2022 太行之窗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联系方式:843 656 887 .渝ICP备2021002616号-16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36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