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资讯 > 正文

为什么我们应该停止尝试修复他人的痛苦

音频解说

几年前,当我刚开始为我现在的组织工作时,我的一位同事问我最喜欢在团队中担任什么角色。

我赶紧说:“我喜欢让事情发生。”

这对我来说非常清楚——我是一个天生的行动者、组织者和计划者。我很容易采取行动来显化世界上的事物。

虽然这对在物质世界中创造安全感很有用,但对驾驭内心世界的帮助不大。

我对外部世界的相同取向,我带来了我的情绪以及我如何满足其他人的感受。

“你总是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我丈夫在回家的路上说,因为看望生病的妈妈而感到悲伤。“就像,你知道一个对你有用的过程,感觉就像你试图把我拉进去一样。”

那很难听。我一开始是防御性的,“什么?不,我不是。我真的很在乎你,也很想帮你……”

当我坐在他身边并回顾刚才我们的谈话时,我意识到我在一遍又一遍地询问他的感受,给他一些对我有用的建议和工具,我认为这些建议和工具对我有用他也是。

当我把我的意图再剥离一层时,我意识到这主要是出于我自己的焦虑——只是坐在那里和他在场、倾听、不确定的不安。这种“需要知道”和“需要做得更好”的唠叨感一直在牵引着我。

所以,最后,我让步了,问了几个他还没有准备好回答的问题,然后是几个不请自来的建议。

第二天,我继续思考如何与他人相处,发现我从与丈夫的这种情况中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这是真的,当事情变得困难时,我的头脑会振作起来并进入做事模式。我想,“我能做什么?我们如何使这更好?可以做些什么来解决这种情况并让它更愉快一点?”

任何事情都不会徘徊在不确定性和“未解决”情绪的不适中。

在帮助和变得更好的真正良好意图之下的那一层,有一个更微妙的动机说:“要忍受这种痛苦的脆弱性真的很难。和未知的人在一起很可怕。我们能做些什么来让它消失并开始向前发展?”

在过去的几年里,面对困难的情绪而坐下来,而不是试图修复或使事情变得更好,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学习曲线,尤其是对于我自己以及与我最亲近的人而言的情绪痛苦。

最近,当我看到别人痛苦时,我一直在练习“陪伴”和“见证”,只是深入倾听。这不是一个容易的练习,因为我有三十三年的有条件的、习惯性的冲动去“修复”、“继续前进”和“做得更好”。

然而,我发现我能在困难的情绪(我自己的和他人的)中停留的时间越长,我就越能体验到深沉的平静,充满同情心。

事实上,我经常发现没有什么需要修复或“完成”。存在和陪伴就足够了。

以下是我在面对困难情绪时如何与他人相处的三个教训:

1. 陪伴。

在过去的六个月里,这一直是我的口头禅。事实上,我什至每天都戴着一个刻有这句话的手镯。

“Be with”提醒我以一种完全满足当下的方式出现。通常,这意味着尽我所能深入聆听,记住呼吸,回到身体,而不是陷入我的脑海中。

它提醒我见证而不是走上修复和改进的道路。

2.什么都不做。

“这种‘无所作为’不是冷漠的、被动的辞职,而是一种充满活力、神圣的活动,注入了意识之光和一种狂野、无情的慈悲。以这种方式不做任何事是一种激进的仁慈和爱的行为,充满了泥土和温暖的品质,是你可以奉献给自己和他人的神圣礼物。” ~马特·利卡塔

我的一个朋友分享说,当她在心理学学校时,许多治疗师经常问:“但是我可以做些什么来帮助我的客户?” 因为什么都不做感觉还不够。

每次出现这个问题,老师总是说同样的话:“跟着他/她的过程。因为这是唯一能创造持久变化的东西。”

无力感和无助感是有区别的。臣服,是无能为力,什么都不做,不等于无能为力。当我们能够屈服并接受我们对他人的情感痛苦和环境的无能为力时,我们就能觉醒到更深层次的智慧。

只是像他/她一样在场——什么都不做——可能是最有爱、最有力的礼物。

3. 慈爱。

在相处或无所事事都太具有挑战性的时刻,慈心咒一直对我很有帮助。它可以在困难的情况下带来片刻的平静,否则大脑可能会随着思考、计划或参与基于恐惧的故事而分散注意力。

事情是这样的:你在心里悄悄地说下面的话,敞开心扉。

“愿我平安。愿我无惧。愿我免于痛苦。”并且,“愿你平安。愿你远离恐惧。愿你远离痛苦。”

当亲近的人处于情绪痛苦中或处于具有挑战性的情况时,您认为什么有帮助?在困难的情绪中,你如何认识自己?

版权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您的支持与理解。

标签:

Copyright @ 2015 -2021 太行情感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联系方式:843 656 887 .渝ICP备2021002616号-16   

有新消息:

情感问题

免费分析

客服

情感导师

听课程

立即预约

立即咨询

会员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