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资讯 > 正文

我为生存所做的一切不骄傲但我原谅自己

我曾经饱受幸存者的悔恨之苦。

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好吧,我为我为生存所做的事情感到羞耻。

当我回顾我的生活时,我会充满悲伤、羞耻和遗憾。

悲伤是因为当我知道是非时,我做了违背我道德价值观的事情。

羞耻,因为我做了我从没想过我必须做的事情,为了生存。

后悔,因为我参与了毒品、性和暴力。

我有孩子要养活,他们依赖我。作为单亲父母,我愿意为他们做任何我必须做的事情。我会卖工具和电子产品以换取汽油钱。我会卖盘子的食物来买尿布。我什至选择出卖我的身体。我做了我需要做的一切来度过难关。

一路上我伤害了家人和朋友,并因我违背诺言而失去了他们的信任。承诺我会偿还我借来的钱,知道我无法偿还。我利用人来谋取私利。我的痛苦引起了其他人的痛苦。

我冒着生命危险,我什至没有意识到。我本可以坐牢并失去我的孩子,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想养活他们。

我是如何进入毒品、性和暴力的生活的?

好吧,我有一个坎坷的童年;我小时候处理过身体、言语和性虐待,并目睹了亲戚和家人朋友之间的虐待关系。我把它处理成拒绝、恐惧和愤怒。

我很难感受到爱,因为我把它等同于伤害。我的家人说他们爱我,然后做了让我痛苦的事情。我想这一定是爱;这是正常行为。

伤害变成了愤怒,然后我开始怨恨别人。这引起了极度的偏执。

尽管如此,尽管我担心我的关系,但在一次曲折的事件中,我在 15 岁的时候有了一个孩子。我告诉自己,我会做任何事情来确保我的儿子不会过上和我一样的生活。

然后在十八岁那年,我是一名无家可归的高中生。

我的生存策略

我发现自己需要公共援助。当我看到我的母亲依靠福利和食品券来维持生活时,我所处的环境唤起了我小时候所经历的那种感觉。我感到贫穷、一文不值,并依赖于一个系统来生存。

我发现自己陷入了虐待关系中,现在有三个孩子,围绕着毒品,围绕着暴力,我看不到出路。这就是我的生活。我想离开,我尝试了很多次,但他用枪指着我,把我锁在壁橱里,有时甚至掐死我。

家庭暴力是一种后天习得的行为。我见证了它的成长,他也见证了它。这种虐待是熟悉的。我不知道我是否为这场战斗做好了准备。我需要被爱,所以我接受了任何我能得到的爱,即使它受到伤害。

我最终选择打破这个循环,从我所陷入的生活方式中解脱出来,但这让我处于零基础。我必须为自己,为我的孩子,为我们的未来而战。我必须在他杀了我之前摆脱这种虐待关系,否则我杀了他。我受够了!

但离开只是改变的开始,而不是我压力的结束。我的战斗或逃跑反应不断被激活。我一直在想,“我必须做点什么。我的孩子需要住所、食物和衣服。”

我需要食品券,我需要公共援助,我需要第 8 部分的住房。我需要一切我能得到的东西来生存。

我在做我知道是错误的事情——撒谎和窃取不属于我的东西——但我觉得我别无选择。我不能叫任何人来救我。我已经向人借过钱了。我不能依赖我孩子父亲的帮助。没有人来保护我。我不得不自救。

我感到很无助。此时我只有高中文凭,工作经验很少,也没有稳定性。我处于完全生存模式。

我没有语言可以告诉别人我受伤了,我在挣扎,需要帮助。我的恐惧(自我)告诉我,没有人会听,也没有人会在意。

我为对我妈妈说谎、偷窃、贬低我的身体而感到非常羞耻。我知道这不是我自己,但回头看,我可以看到这些是我的生存策略。

我只想活下去,你猜怎么着?我做到了。

但最终我想要的不止这些。我想要自由。放弃过去的自由。这些秘密我都不好意思说出来。

这是十四年前的事了。我仍然抱着愧疚的心情。

我的责任

我从不想谈论我的过去,因为那很痛苦。我想让它消失。

我不想承认我的银行账户里只有 2.29 美元,而且还有三个孩子。

我不想承认我靠食品券,因为我买不起食物。

我不想承认我为了个人利益夺走了别人的财产。

我不想承认我利用自己的身体谋取经济利益。

我不想承认我因不同的创伤而痛苦,我正在用药物自我治疗。

尽管如此,我不得不停下来意识到我已经做到了,现在可以专注于蓬勃发展——但我只有原谅自己才能做到这一点。这需要自我同情。但我也意识到我不能责怪任何人;我必须承担全部的责任。

我必须为我的选择负责。我必须承担责任,做我认为必须做的事情才能生存。

自我注意: “为自己的缺点和错误而责备自己不会让你完美,你也不必如此。学习,原谅自己,并记住:我们都在奋斗;这只是做人的一部分。” ~洛里·德舍内

我的宽恕和骄傲

我不得不原谅自己不了解自己的力量以及从我所经历的创伤中继承了模式。

我也不得不赞扬自己打破了这个循环。

我记得有一次,我和我的三个女儿聊天,我给她们讲了她们小的时候,有些事情我负担不起。我的一个女儿说:“哇,妈妈。你以前很穷?”

就在那一刻,我意识到我活了下来。我为我自己和我的孩子创造了一个更美好的未来。我不仅做到了,而且还为我的孩子提供了一种没有毒品、性或暴力的生活方式。

如果我是任何人(包括我自己)生活中的有毒能量,我深表歉意。我的宽恕并不意味着内疚从不存在;这只是意味着我正在放弃曾经控制我生活的耻辱和痛苦。

我曾经感到一种力量感,因为我忍受了大量的虐待,但在内心深处我是如此脆弱。

在我生命中的这一刻,我现在选择通过释放威胁我内心平静的事物的速度来衡量我的力量。

我看着我的悲伤,我看着我的后悔,我直视着镜子里的我的羞耻。我承认他们,接受我的过去,并决定他们不再控制我。这是我迈向自由的第一步。

我犯了错误。我已经尽力了。我意识到我害怕说出我的真相,但正是我的真相让我获得了自由。

无论你过去为生存做了什么,我相信你也尽力了。你受伤了,你使用了基于你所看到和学到的东西的工具。

但现在已经过去了。你不必因为你曾经是谁而自责。接受你的过去。从中学习。原谅自己成为你认为你需要成为的人。面对你的耻辱,这样你就可以放下它。你已经受够了。为什么要更折磨自己?

无论你曾经经历过什么,无论你现在正在经历什么,愿你的真理让你自由,愿你从痛苦中痊愈。

版权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您的支持与理解。

标签:

Copyright @ 2015 -2021 太行情感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联系方式:843 656 887 .渝ICP备2021002616号-16   

有新消息:

情感问题

免费分析

客服

情感导师

听课程

立即预约

立即咨询

会员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