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资讯 > 正文

找到勇气放弃熟悉的事物并做出改变

导读 自从我 31 岁起,我就一直在处理我对勇气的信念。在我 20 多岁和十几岁的时候,我对勇气的看法是,你要战斗到死,永不放弃,做一个说了
音频解说

自从我 31 岁起,我就一直在处理我对勇气的信念。

在我 20 多岁和十几岁的时候,我对勇气的看法是,你要战斗到死,永不放弃,做一个说了算的人,并且永远,永远证明你的观点。然而,在那些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我的家人和朋友都没有看到我,也没有听到我的声音。

我感到完全孤立和疲惫,但我没有表达这些感受。(并不是说我后悔;在我的旅程中,我必须寻找并用尽无效的方法,然后才能摸索到可行的方法。)

在我30天日 的生日,我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不令人满意四年的关系,感觉这么多的痛苦,但我没有力气继续前进。在这四年里,我感到越来越孤立。

一些研究表明,孤立是一个人可以忍受的最可怕和最具破坏性的感觉。

让·贝克·米勒 (Jean Baker Miller) 和艾琳·皮尔斯·斯蒂弗 (Irene Pierce Stiver)在他们的着作“治愈联系”中将孤立定义为“一种感觉被排除在人类联系的可能性之外,并且无力改变情况。”

我觉得我失去了自尊和权力,这让我感到被困和羞愧。这种感觉虽然痛苦,但也感觉熟悉和舒适。我在没有救生筏的情况下溺水,把自己的头埋在水下。

我的一部分是留下来,因为我不相信我会觉得自己有价值或完整,直到我拯救了我当时的男朋友和这段关系。

与此同时,我没有表达我的需求或感受。我期待并依靠别人来改变而不是改变自己。

或许这就是关系不融洽时的礼物:我们了解我们不爱或不接受自己的地方。人际关系使我们尚未愈合的伤口变得明朗。为此,我心存感激。

一旦我意识到这段关系达到了神圣的目的——这种经历发生在我身上,而不是我身上——我就能继续前进。

我了解到羞耻感让我们陷入自我挫败的循环中;我们感到不配和无力改变我们的生活状况。

它还阻止我们看到和代表真实的自我。然后,我们没有将其通风并清除水,而是通过将其全部留在里面来进一步混浊。

相较于我们放手跳入深渊后会发生什么的不确定性,熟悉可能更令人欣慰,但我们必须问问自己,我们更看重什么:舒适还是成长?

理查德·绍布写道:“投降是一个积极的决定,是一种力量和勇气的行为,以平静为回报。”

也许勇气,对我来说,意味着不是坚持和坚持,而是接受伤害,放弃对确定性的需要,做出积极的选择,打破沉默,开始清理水。

我了解到,尽管我们的故事可能很独特,但我们都在与同样的基本恐惧作斗争,我们都失去了对自己的信念。我们有时都会感到孤独和孤立,这让我们感到无能为力。

当我们陷入有害的行为和关系中,并感到陷入这种恶性循环时,我们需要问自己:“不改变我们会失去什么?”

对我来说,我将失去真实的自我、正直、精神和过上最好生活的机会。

需要勇气对自己完全诚实地了解是什么让我们陷入困境。

我需要勇气接受我一直处于一段不令人满意的关系中,因为它很熟悉,甚至更难承认我因害怕面对真相而感到的羞耻和不配。

为了感到有价值并重新获得控制权,我首先需要感到被接受和联系。

分享我的故事对此有所帮助,并帮助我释放了我的耻辱。羞耻和恐惧可以隐藏在沉默中,但在一个充满爱的空间中分享时很难徘徊。

当我们不讲述自己的故事时,我们就会错过体验同理心并从孤立转变为联系的机会。打破循环最终意味着打破沉默。

为了开始我的疗愈,我首先在自己内在培养一个充满爱的空间。然后我偶然发现了一个佛教禅修中心。

我与其他同样面临恐惧和不确定性挑战的人交谈和哭泣。我开始练习瑜伽并探索自己可怕的地方。我什至预定了去泰国做志愿者并体验新文化的旅行。

我把瑞德在《肖申克的救赎》中的建议铭记于心:要么忙于生,要么忙于死。

为此,我们需要认识到保持不变的痛苦大于做出改变的风险,值得面对不确定性的恐惧。

谁知道未来会怎样,也许这就是生活之美的一部分。每一刻都是新鲜的,也许,只是也许,这就是它如此珍贵的原因。

免责声明:本文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Copyright @ 2015 -2022 太行之窗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联系方式:843 656 887 .渝ICP备2021002616号-16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36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