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资讯 > 正文

我的婚姻幸福吗这是什么时候这么重要的问题了

导读 本周我在听 TED Radio Hour 播客的过去几集,偶然发现了对 Esther Perel 的采访。她的书和她的 TED 演讲让我开启了一种新的思维方

本周我在听 TED Radio Hour 播客的过去几集,偶然发现了对 Esther Perel 的采访。她的书和她的 TED 演讲让我开启了一种新的思维方式。这次采访感觉就像锦上添花。我想与你分享它,因为我认为它会帮助你以不同的方式看待你的挑战,或者甚至可以用一个新的视角来处理你的人际关系。

我已经为你转录了整个采访(以防你听不懂,或者你想重新访问特定部分)。我很想听听你在评论中的想法!

TED : 你认为爱是一种建构还是事实?

EP:这是一种体验。这是一种精神的、情感的、身体的、感官的、感官的体验。它包罗万象。这就是它如此宏伟的部分原因,因为它不会让我们的任何部分保持原状。

TED : 当人们见到你,你说:“我是埃丝特·佩雷尔,我写了这本书叫圈养交配。” 你从人们那里得到的最常见的反应是什么?

EP:嗯,第一反应通常是标题,“圈养交配”。有些人完全明白我的意思。他们立刻明白我们不一定喜欢在囚禁中交配,所以下一个问题是,“那么,欲望能长期维持吗?你能在一种关系中调和家庭和色情吗?你能调和亲密关系吗?当你长期和同一个人在一起时,还有性行为?”

摘自 Esther Perel 的 TEDx 演讲:

那么,为什么好的性爱经常会消退,即使对于像以往一样继续相爱的夫妻呢?与流行的看法相反,为什么良好的亲密关系并不能保证良好的性行为?或者,下一个问题是,我们可以想要我们已经拥有的东西吗?这是一个价值数百万美元的问题,对吧?为什么被禁止的东西如此色情?是什么让欲望如此强大?为什么性会生孩子,而婴儿在夫妻中会带来色情灾难?(笑声) 这是一种致命的色情打击,不是吗?当你爱的时候,感觉如何?当你渴望时,它有什么不同?

这些是我探索性欲的本质及其在现代爱情中伴随的困境的核心问题。所以我周游世界,我注意到浪漫主义进入的每一个地方,似乎都存在欲望危机。欲望危机,就像拥有欲望一样——欲望是我们个性、自由选择、偏好、身份的表达——欲望已成为现代爱情和个人主义社会的一部分的核心概念。

EP : 在婚姻中,欲望从来都不是性行为的组织原则。我们做爱是因为我们需要很多孩子,我们做爱是因为这是女人的婚姻责任。所以,欲望在很大程度上是我们社会的一个概念——我们的文化——今天……一个消费社会,一个以“我”为中心的社会。而这个“我”知道她是谁,也知道他想要什么,并不断被敦促去定义它并想要更多。

TED:那有什么作用呢?结果如何?

EP : 我们在期望的重压下崩溃了。我们从未在爱情上投入更多,也从未以爱的名义离婚。我们没有很好的结果。

这并不意味着当我们对婚姻的期望较低时,婚姻会更幸福,而是人们对生活有不同的期望。

我们围绕婚姻所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是,我们将幸福从天而降,并使其首先成为一种可能性,而现在它已成为一项任务。

我的婚姻幸福吗?这是什么时候这么重要的问题了?

这种想法认为我的婚姻应该给我一些东西。我应该从我的搭档那里得到一些东西,而我的搭档欠我的,因为不知何故,在我们联合起来的协议中隐含着我们要给彼此的东西,比如:

我再也不会感到孤单了! 我永远不会担心被遗弃! 我永远不会感到脱节! 我永远不会感到被忽视!

TED : 问题是,婚姻很棒!我当然是在为自己说话。这是那个人。那个人是你最好的朋友。这就是我们的期望。

EP:在美国。

但我可以告诉你,我去过世界上很多地方,在那里我 从来没有听到人们说“我的伴侣是我最好的朋友”。

他们有最好的朋友。这不是他们的合作伙伴。他们的搭档就是他们的搭档。那是另一回事。坦率地说,许多人对待他们的伴侣的方式他们永远不会对待他们最好的朋友。他们允许自己说和做任何最好的朋友都不会接受的事情。

友谊的运作方式并不相同。

摘自 Esther Perel 的 TEDx 演讲:

那么是什么维持欲望,为什么它如此困难?我认为,在忠诚的关系中维持欲望的核心是协调两种基本的人类需求。一方面,我们需要安全性、可预测性、安全性、可靠性、可靠性和持久性。所有这些我们称之为家的生活中的锚定和基础体验。但我们也有同样强烈的需求——男人和女人——冒险、新奇、神秘、冒险、危险、未知、意外、惊喜——你明白了。为旅行,为旅行。因此,将我们对安全的需求和我们对冒险的需求调和成一种关系,或者我们今天喜欢称之为激情的婚姻,过去在术语上是矛盾的。婚姻是一种经济制度,在这种制度下,您在子女、社会地位、继承和陪伴方面获得了终生的伙伴关系。但是现在我们希望我们的伴侣仍然给我们所有这些东西,但另外我希望你成为我最好的朋友和我信任的知己和我热情的爱人,我们的寿命延长一倍。

所以我们找到一个人,我们基本上是要求他们给我们曾经整个村庄都曾经提供的东西。给我归属感,给我身份,给我连续性,但给我超然、神秘和敬畏合而为一。给我安慰,给我优势。给我新奇,给我熟悉。给我可预见性,给我惊喜。我们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玩具和内衣会用它来拯救我们。

TED : 所以,如果婚姻已经演变成这样一个充满潜在问题、陷阱和障碍的东西,我们如何挽救它并改善它?

EP : 哦,是的,我一直都有这个问题,而且每天都有不同的答案。它的范围从,你知道,幸福关系的秘诀——我实际上并不这么认为。这是第一件事。这不是我的语言。我不考虑秘密,也不考虑“……的关键”,也没有……的 7 种方法,也没有“10 个步骤……”

TED : 你没有给我们答案——比如保险杠贴纸的答案?

EP : 不。但我确实在美国的背景下有一种感觉,这通常是一个“可以做”的问题。你知道,这是一个认为每个问题都有解决方案的社会。然后我的答案之一是,在我们对安全的需求和对冒险的需求之间的这种困境,以及我们如何试图将它们集中在一个屋檐下,这可能更像是我们管理的一个悖论,而不是我们解决的问题。

免责声明:本文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Copyright @ 2015 -2022 太行之窗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联系方式:843 656 887 .渝ICP备2021002616号-16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36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