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常识 > 正文

褚时健 人生有起有落(褚时健:大起大落人生传奇但不可复制)

导读 大家好,小太来为大家解答以上的问题褚时健 人生有起有落,褚时健:大起大落人生传奇但不可复制这个很多人还不知道,现在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大家好,小太来为大家解答以上的问题褚时健 人生有起有落,褚时健:大起大落人生传奇但不可复制这个很多人还不知道,现在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传奇不可复制,但楚的基本管理技巧是有迹可循的。王石认为,褚是中国工匠精神的杰出代表,而著名企业家、投资家褚之子褚一斌则补充道,“我的老父亲根本不是工匠。他展现了当时当代企业家的战略思维,我认为是企业精英的思维。”

本文从管理学的角度看待楚,从企业精英的思维和工匠精神追溯楚的传奇人生,或许能给你新的启发。

01烟王的黄金时代

90年代中期,美国经济达到顶峰,跨国公司在全球扩张,牢牢地站在各国产业的制高点上。在当时的中国,在经济体制改革的大背景下,第一代企业家将永远被时代铭记,红塔集团董事长楚就是其中之一。人们毫不犹豫地用“民族企业家”的赞誉来表达对他的敬仰,因为在当时,楚领导的红塔山是唯一能与洋品牌抗衡的国产品牌。3354年轻人抽洋烟象征身份的趋势改变,“红塔山”广为流传。

回顾1979年,玉溪卷烟厂年久失修:很多香烟积压在仓库里,卖不出去。这些机器是国外三四十年代的过时产品。此外,工厂里派系斗争严重,工作人员精神涣散。楚看到的是一个面临死循环的企业:产品质量低下,——年亏损,——工厂资金严重不足,——技术改造成了大问题,——设备陈旧,产品质量上不去。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楚的一系列战略成功,让玉溪卷烟厂成为同行业第一,让红塔山走上了美国洛杉矶的街头。

优秀的企业家是战略家,这正是褚一斌先生所指的,从决定玉溪卷烟厂成败的诸多关键节点可见一斑。从玉溪卷烟厂的早期战略,楚大胆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大锅饭时代试行浮动计件工资管理制度,投资农业和控制上游生产资料等每个决定都反映了战略家的远见。

看玉溪卷烟厂有一定实力后的策略。玉溪卷烟厂达到巅峰后,楚石坚判断烟草行业未来将面临成为夕阳产业的风险,于是开始在能源、医药、金融、交通等领域布局。1993年,红塔集团成立,褚任董事长。此后,他一直在等待进入电力部门的机会。1995年,大朝山水电站引入民营资本,给楚石坚一个投资电力的机会。加入澜沧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后,楚正式开始了能源领域的布局,随后红塔集团先后投资大黑山电站、阳宗海电厂、曲靖电厂。2000年,西部大开发上升为国家战略后,电力行业大规模开发西部水电资源,实现了“西电东送”。重点开发黄河上游、长江中上游及其支流、红水河、澜沧江中下游和乌江等。实现梯级开发

楚石坚非常热衷于未来的不确定性,这是由于他知识的积累。他的知识基础并不局限于他的领域。他非常关注历史经验、矛盾中心、当前政策、市场变化等方面。可以说,他的很多决策都是依靠比别人更广博的知识。在他积累的知识体系下,他也非常善于思考,经常从思考中寻找机会。面对“复关”的挑战(正和岛注:1995年,世界贸易组织WTO成立,取代关贸总协定;“复关”,即中国入世的序幕),楚修建一流的新厂区,预测粮烟争田的局面,坚持烟叶自然发酵提高品质等等,最终使玉烟提前化解了困局。

1993年,玉溪卷烟厂已成为中国最大的卷烟厂。当时中国“复关”在即,进口香烟蚕食中国市场。根据当时的分析,万宝路、555等洋烟在国外市场本来是中档货,但因为中国的进口配额和关税壁垒,在国内市场变成了高档货,与价格相当的红塔山、阿诗玛等一大批国产名烟竞争。这就好比拿洋烟的“中马”对抗中国烟草企业的“名马”,“名马”赢了,国内的“中马”就可以高枕无忧了。然而,五年后,进口配额和关税壁垒取消后,外国香烟将以中档价格在国内市场竞争。对此,楚坚信有必要提高规模优势。玉溪卷烟厂一年只生产100万~ 150万盒,市场份额3%~5%。当洋烟大规模进攻时,它根本无法竞争。这样一来,玉溪卷烟厂很可能被挤出高档卷烟市场,被迫与众多小卷烟厂争夺价格低、利润低的低档卷烟市场。

玉溪卷烟厂的老厂区已经难以适应新的发展。楚石坚决定在关索坝新建一个世界级的厂区。1993年12月,轰动全国的世界最大工程——关索坝工程破土动工。这个项目占地近千亩,总造价40亿元,全部由玉溪卷烟厂自有资金解决。这个项目可以说是增加卷烟数量,提高卷烟质量的关键。1994年4月,楚带领工程技术人员赴欧洲实地考察,与德、意、英签订了约22.5亿元人民币的设备订货合同。1997年,关索大坝项目建成,年产能300万箱,生产规模和生产环境均居世界第一。对于关索坝项目,知名投资人、企业家褚一斌表示,这是一次工业革命。“我老父亲当年建的关索坝项目是全自动化的,有非常先进的仓储物流系统,可以追溯。本质是实现现在流行的物联网。”

红塔山成功了,在市场上一举击败万宝路和555,并以高出后者30%的价格卖得很好。

17年之功,褚时健将濒临倒闭的玉溪卷烟厂带到全国第一、世界第五大烟厂的位置。可是,到1996年却因贪获罪。事发之后,褚时健的妻子、妻妹、妻弟、外甥均被收审,女儿在狱中自杀身亡,儿子远避国外,名副其实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然而,褚案在经济界引发了极大的同情浪潮,褚时健创利百亿,其月薪却只有区区的

1000元,有人算了一笔账,红塔集团每给国家创造 14万元利税,褚时健自己只拿到

1元钱的回报。十余位企业界和学界的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联名为褚时健“喊冤”,呼吁“枪下留人”。1999年

1月,褚时健“因为有坦白立功表现”被判处无期徒刑,宣读判决书的时候,他只是不停摇头,一言不发。2002年,褚时健因病获准保外就医,他与妻子在哀牢山上承包了两千亩荒凉山地,种植甜橙。

02 太阳照在哀牢山上

“2012年10月22日下午4点,太阳从哀牢山的方向,打到了褚时健的冰糖橙种植园,刺眼的太阳光让人无法看到哀牢山的全貌,天气有些热,这是个典型的云南干热河谷。85岁的褚时健,身穿一件背心,背心上有些泥点和汗渍,脚上是一双凉拖鞋,来见从北京远道而来的客户。

“褚时健 75岁再创业,85岁时‘褚橙’进军丽江,生产能力异地扩张,进而嫁接电子商务进京,基本算是褚老十年磨一剑的一个里程碑。

“褚时健正在开创一个有把控力的新农业模式,从产品培育、合作生产、销售渠道建设到品牌塑造,多点着手……”

这是2012年褚橙为公众所知的第一篇报道《褚橙进京》,原文2256个字,刊载在10月27日的《经济观察报》上。随后,一波媒体报道狂潮接连而来,“励志橙”、“橙王”见诸报端,当年11月5日,褚橙从云南来到北京,5天里,20吨褚橙一售而空。2012年年末,褚橙更是引发一场人与人之间抢购和相送“励志橙”的热潮。褚橙的故事,让我们见识到一代烟王的谷底重生。于是,在2012年冬天,人们口耳相传的是一位企业家的传奇故事,他们用品尝这颗小小的橙子来感受85岁老人的励志精神。

2015年9月,在去往褚橙新基地的路上,我们(正和岛注,“我们”即《褚时健管理法》作者张小军、马玥)向褚时健之子、知名企业家、投资人褚一斌请教,最能概括褚老管理成功的要素是什么?褚一斌先生毫不犹豫地说,企业精英的思维+匠人精神。接着,他解释称:“老父亲不完全是工匠,他在当时就表现出了当代企业家的战略思维,我觉得就是企业精英的思维。”

褚时健无疑是天生的战略企业家。这位经历过战争年代的云南汉子,没有专门学习过管理学课程,却有着惊人的管理天赋。他深谙人性,重视人的作用,所以他种橙时,别的基地无法做到让农民按照标准去操作,而褚时健就能做到,他的半合伙人制、激励制度、标准考核制度让他管好了最难管理的农民种植。

在对产品品质的追求上,褚时健就是一个偏执狂。他不信传统经验、不信所谓的专家判断,在他眼里,做产品就是要不断朝着完美的方向去努力。在褚橙之前,冰糖橙的品质无法做到标准化。因为农产品种植过程中,受影响因素众多,一场雨、一场虫灾,甚至是阳光照射的不同都会使果子品质千差万别。而褚时健解决了这一问题,他用标准化的方法去规范从种植到商品出售的每一个环节。褚橙的这套标准不是书本上指导的,也不是专家总结的,更不是传统方法的规律,而是褚时健在这些规律基础上不断试验总结出来的。譬如:

每棵树只留240朵花;

每亩地只种80棵果树;

株距2米,行距3米;

每年一般要除4~6次夏梢;

……

这些都是褚橙果园的标准。褚橙卖火之后,附近有些同样种植橙子的果农很不服气。一次,一个果农拿出一个橙子去比试,果然,这枚橙子甜度更高,口感更好,但褚橙庄园的人问他,你能保证你们园子里的每一个果子都是这种口感吗?果农不说话了。

在褚时健的产品管理中,极其重视标准化,经营玉溪卷烟厂时,他就设计了一套合理的、科学的指令性、指导性和技术性的规定,保证生产。当企业用先进于行业标准,甚至是国家标准去生产产品时,产品质量必然优于同类。

03 磨难中养成领导力

时势造英雄,但英雄生来与众不同。

1928年1月,褚时健出生在云南玉溪一个小乡村,三四岁时就能在江水里玩耍,五六岁时可以像鱼一样上下翻腾,到了六七岁,练就了一身下江抓鱼的本事,这种本事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在几十年后的灾荒年代,成了他养家保命的关键。

从小,褚时健就有一种迎难而上的精神。青年时,父亲早逝,褚时健早早就担起了家中重任,高中毕业后参加了边纵部队,成为一名小游击队员。而后,在地委和行署工作期间,处理复杂的征粮工作,征粮时,摆在褚时健面前的是农民与政府之间不断的对抗,这时,他开始展现出他特有的管理才华,用利益平衡原则处理了双方之间的矛盾,让上级领导刮目相看。

1959年,在褚时健被下放期间,其一家三口的经济来源只有22.8元,但褚时健并不害怕苦难,反而磨炼出了他超乎常人的绝地反击能力。当时生活清苦,没钱就自己种菜、养鸡、打柴。被打成“右”派期间,褚时健学会了在复杂的社会背景中如何与人交往,第一次开始自觉思索人生道路如何走。身处逆境的褚时健更掌握了生存的技巧,也在这些技巧中摸索出很多经济原理。1961年,褚时健的“右”倾帽子终于摘了。

1963年,曼蚌糖厂(后产业调整为戛洒糖厂)作为新平县数一数二的国企,亏得一塌糊涂,厂里100多名员工面临失业。这一年,褚时健来了,仅一年,糖厂总共赢利28万元,整个新平县为之欢呼。据职工们回忆,那时褚时健话特别少,也很少与厂里的领导发生争吵,但他说的总是很有道理,出现意见分歧时,他用几句话就能说服别人,那时,厂里的事几乎都是他说了算。褚时健不但善于做决策,而且他还是一个技术型领导,他特别能干,技术也过硬,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学来的,别人弄不好,他总是能行,他经常一个人蹲在灶台旁边琢磨,他捣鼓出来的老虎灶省柴,不糊锅,特别好烧。

作家汪曾祺对褚时健管理的评价是:“我一向不大承认什么‘企业家’,以为企业管理只是‘形而下’的东西。自识得褚时健,觉得坐在我身边侃侃而谈的人,确实是一位企业家,……他掌握了企业管理中的某种规律,某种带有哲理性的东西。”

回顾褚时健一生经营的企业,每次都是从困境开始,糖厂濒临破产、烟厂一败涂地、果园荒不聊生,但无数的坎坷,但都被他一次又一次地超越了。玉溪卷烟厂鼎盛时期,他锒铛入狱,75岁出狱后还能东山再起,不得不说是中国近几十年来最值得钦佩的企业家。卓越的领导不是始于远见卓识,而是始于让人面对残酷的现实,并积极地采取行动。

本文到此分享完毕,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免责声明:本文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Copyright @ 2015 -2022 太行之窗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联系方式:843 656 887 .渝ICP备2021002616号-16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36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