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资讯 > 正文

6个问题会让你感到平静和完整

导读 在我二十多岁的时候,与一个不健康的人的不健康关系让我打包到新墨西哥州的角落寻找自己。在一个自我发现的新时代——一个充满转型期的小镇

在我二十多岁的时候,与一个不健康的人的不健康关系让我打包到新墨西哥州的角落寻找自己。在一个自我发现的新时代——一个充满转型期的小镇的喧嚣——我有幸遇到了许多强大的治疗师、大师、萨满和老师。

我成了车间迷。我前往世界各地的精神中心进行萨满力量之旅,与印度大师一起诵经,并成为一名认证瑜伽教练和灵气大师。

我被调戏了,(还被粗壮的毛利人进行了更激烈的身体锻炼)并通过有意识的呼吸工作重生。我研究超心理学和量子动力学,进行前世回归,背诵咒语,解开公案,并收集水晶和塔罗牌。

我在沙漠中进行视觉任务,称为领先的通灵师,绘制我的占星图,计算出我的九型人格,在直立的椅子上做清醒梦,并在 Wiccan 圆圈中绘制月亮。

我做过心理手术、软组织整脊治疗、喝草药酊剂和长生不老药、购买各种治疗精油、收集自助书籍、做内心的工作、格式塔对话,并与几位生活教练。

我知道。很疯狂吧?

我是一个永远的寻求者。由于一种天生的感觉,即我有什么问题,而且我在孩提时就认为自己是“坏人”,因此我不断地向外寻找喘息的机会,感受被爱,并了解自己的价值。

尽管我不健康的关系是功能失调的,但那个男人给了我一份我多年都不会发现的礼物。他总是对我说一些话,如果我能真正听到它并把它变成我自己的东西,那么多年来我就不会执着于了解自己。

不管他是不是故意的,他都会说:有什么是不爱你的?

如果我能停下来一分钟了解这个真理,我就能找到我的平静,而不是来自一个人或灵性导师或研讨会。我本可以从需要在我之外寻找某些东西中解脱出来。我会开始了解我自己的心。

今天,有很多工具和实践——心理的、创造性的和精神的——可以引导我们更多地了解自己。这些方式没有任何问题。

错误的是我们如何在宝贵的生命中抓住它们,以及我们为什么需要它们的有条件的信念。

这里有一些关键问题要问自己,以发现你真正的内在本质,完全靠你自己,从你内心深处,意识到你需要的一切都已经在这里了。

1. 如果我没有什么需要修复怎么办?如果我不需要改变什么?如果我像现在这样完美呢?

是的,有内在的工作要做。成长、改变、自我意识和治愈都很重要。许多人避免做学习和成长所必需的内在工作。

但驱使我们修复、完善和改变的机制,以它自己的方式,是一种伤口的表现。

我们被一种信念所困,认为我们天生就有问题,我们还不够,我们需要做一些事情才能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这种机制驱使我们向外看,以避免不得不接受自己,我们现在的样子,在这一刻,足够、有价值和美好。

2. 如果我不必为了上课而惩罚自己会怎样?

我们被教导说,如果我们做了“错误”或“坏”的事情,我们必须惩罚自己。毕竟,当我们因为拉姐姐的头发而被责骂或老师给我们“暂停”时,我们的父母就是这样做的。

所以问问你自己:如果我用爱和善良来吸取教训呢?如果我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而是以自我同情和温柔而不是拔出一根棍子砸我的头?

3. 如果我不必道歉怎么办?

当然,对造成伤害的人说我们很抱歉是尊重和必要的。我们暂时放弃自我并承认我们的错误。我们为我们的行为负责。

但是,当我们不断地为自己的身份道歉时,我们就会相信自己内心存在一些不可接受的东西。

作为人类,我们会犯错误。这就是我们学习的方式。

那么,如果我们问:我可以接受课程,接受课程,而不是羞于走动,一直说“对不起”吗?

4. 如果我需要的东西已经在这里了怎么办?

如果它已经存在于我体内呢?如果它住在我的心里并且现在就在,而不必将它从那里拿出来——无需占星师告诉我的生活计划,那会怎样?不寻求我以外的开悟者的爱和认可?

如果我的开悟已经在这里呢?如果我放弃这种寻找、找到、发现它的需要——它可能会向我展示自己吗?

佛陀暗示我们内心不善的解药是我们与心的连接。不管你是否意识到,你的心是饱满的、充满活力的、容光焕发的。

所以问:如果在我心中生活和呼吸的东西已经绰绰有余了怎么办?

回到你的内心去发现你需要什么。把对他人的痛苦、焦虑、怀疑以及爱、同情和感激的喜悦放在你的胸膛中央。

你需要的是已经在你内心大声跳动。

5. 如果我不必全部弄清楚怎么办?

如果我不必知道这一切意味着什么?或者理解这一切?

如果我不必一直理解、分析、处理、治疗、谈论它,搜索、寻找和找到答案,那会怎样?

如果我踏入未知的广阔空间,让生命指引我,会怎样?

如果我耐心地等待我努力的果实成熟并从树上掉下来怎么办?

当我们倾听我们与生俱来的直觉并相信我们正在展开的道路时,我们就会被引导。我们根据当下感觉正确和真实的情况做出选择。

我们放开有节制的头脑,迈向个人自由。

6. 如果我需要的东西已经发生了怎么办?

如果它现在正在发生而我看不到它怎么办?会不会比我此刻有限的感知所能理解的还要大?

或许,将来当你回首往事时,构成你人生道路的那块拼图都会拼凑起来,变得有意义。

你可能会问:如果它永远没有意义,我只是一个不断采取新形式、变化和变形的谜题,去分层和揭开,越来越接近绝对的我怎么办?

如果我不需要推动、强迫、匆忙、胁迫、控制或生产来感到安全怎么办?

如果此时此刻我完全没问题,准确地去到我需要去的地方,并且牢牢记住,我总是可以选择创造我的梦想,那该怎么办?

免责声明:本文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Copyright @ 2015 -2022 太行之窗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联系方式:843 656 887 .渝ICP备2021002616号-16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36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