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资讯 > 正文

3种与自己联系并释放痛苦的治疗方法

导读 生活在当今快节奏世界的症状之一是潜在的孤独感、不知所措和与世隔绝。长期处于压力之下,在经济和家庭压力下,我们经常感到孤独,与他人脱

生活在当今快节奏世界的症状之一是潜在的孤独感、不知所措和与世隔绝。长期处于压力之下,在经济和家庭压力下,我们经常感到孤独,与他人脱节,被情绪淹没,与自己的身体和自己脱节。

我们的世界是自我驱动的。我们不断地将自己与他人进行比较,评判我们的表现(通常是严厉的),通过我们的财务和职业成就来定义我们的价值,并因失败而批评自己。

这种以自我为基础的成功和幸福的动力当然是无效的。我们一直想要更多,从来没有感到很满意。那是因为我们将幸福定义为可以从外部获得的东西从根本上是错误的。

获得外部成功并为我们通过辛勤工作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是一件好事。然而,当我们感到满足时,幸福就会到来,为了感到满足,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物质财富和荣誉——我们需要感受到被爱和我们的归属感。

这种感觉在我成长过程中总是转瞬即逝。艰难的童年和我高度敏感的个性意味着我长大后相信我有问题。感到非常不安全,家里没有锚,我很难交到朋友,而且大多感到被误解、受伤和孤独。

最终,家里的混乱和学校的欺凌导致我与我的身体和我自己脱节。我不觉得自己属于任何地方,所以我让自己变得渺小,几乎消失在伤害、恐惧和羞耻的面纱后面。

我将我的身体与疼痛联系起来,将爱与受伤联系起来。活在我的脑海里是安全的,所以我在我的心脏周围竖起了大墙,并决定充分利用我所得到的。

我用外部验证来弥补内心的痛苦和空虚:全A、学位、高科技职业、讨人喜欢、完善、表演、戴上面具让自己看起来比我感觉的更好。最终,我找到了爱和朋友,但内心的焦虑仍然存在,未经审视。

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我的自我处于控制之中,并且是我不断寻求批准和确认背后的驱动力。这种不断寻求满足的状态让我感到空虚、不快乐和孤独。

逃避自己只能工作这么长时间。最终,我建造的围墙成了我的监狱。

我不得不面对我的痛苦,面对我的恐惧,并释放我在我心上建立的锁链,这样我才能继续生活,而不仅仅是运作。

如果我想要充实的生活,我必须先向内看并在那里找到爱。我不得不解除多年的断断续续和痛苦,重新与我的身体和心灵联系起来。我不得不重新调整我的生活,朝着内心的平静和喜悦,远离自我关注、恐惧和我所感知的破碎和分离。

多年来,我花了很多时间治愈自己并回归自我,我发现一些练习可以帮助我们放下膨胀的自我,以便我们可以用爱拥抱我们的生活。这些做法包括……

重新连接我们的身体

在我们生命中的某个时刻,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经历过一次创伤性的经历,让我们感到与自己的身体脱节。童年虐待、性创伤、车祸——所有这些经历都可能导致人格分裂。

即使我们有幸避免了创伤,我们也生活在一个长期压力和不知所措的世界中,这给我们的身体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我们经常在“生存模式”下运作,经历慢性肌肉紧张、疲劳和疼痛。

当我们的身体成为疼痛的来源时,我们可能想要断开连接并麻木以保护自己免受伤害。我们最终生活在我们的头脑中,通常完全不知道我们身体里发生了什么。

重新接触我们的身体是治愈我们的灵魂、敞开心扉、放下自我的第一步。瑜伽在这里是一个完美的工具。

瑜伽是一种温和的练习,可以帮助我们与身体重新建立联系。瑜伽意味着身体和心灵之间的统一。以呼吸为锚,在轻柔地保持自己的同时流过姿势,我们在当下时刻集中注意力并与自己重新联系。

我们走出自己的头脑(以及我们基于自我的身份),回到我们的身体和真实的自我。当我们转向运动时,我们让头脑安静下来,放松它的抓地力,完全在场并有意识。

当我们调整到每个姿势时,我们开始感觉到我们身体的每个部位。我们开始与自己建立密切的关系,探索自己的感受、想法以及与姿势的关系。瑜伽成为自我探索和自我接纳的亲密练习。当你的心成为中心舞台时,它会慢慢地溶解自我。

某些姿势特别适合固定和居中 ,例如儿童姿势、树姿势和战士姿势。还有许多令人心旷神怡的姿势——如骆驼式、弓式或桥式——其中大部分侧重于旋转我们的肩膀、打开我们的肋骨和做后弯,这些姿势可以释放肌肉紧张并释放心脏中心的感觉(也非常适合缓解焦虑)。

昆达里尼瑜伽是另一种唤醒和治愈我们的能量体 并释放创伤/障碍的练习,无论是在我们的心脏中心、根中心还是其他地方。

重要的是少关注它的“锻炼”部分,而更多地关注当你放慢速度并真正融入你的练习时发生的身心联系。

结交并驯服我们的思想

一旦我们与自己的身体重新建立了联系,我们就需要与我们的思想成为朋友,我们的思想很容易被恐惧、担忧、怀疑、自我批评和强迫性想法所淹没。我们可以通过冥想来做到这一点。

正念冥想特别帮助我们培养意识,并教会我们向内看,观察我们的经验,并学会放手。它让我们注意到生命的无常——随着我们的思想和感觉不断变化,我们的经验也在不断变化。这意味着我们可以放开我们的控制,每时每刻都保持原样。

随着呼吸将我们锚定在当下,我们从过去的麻烦和未来的担忧中获得了自由。我们的恐惧消失了,自由开始了——自由选择我们如何体验摆在我们面前的生活。

通过练习,我们学会注意感觉,以及这些感觉之下的情绪,以及那些之下的想法。这也有一种自由——选择不接受这些想法的自由,放弃它们并做出不同选择的自由。我们学会对眼前的事物做出明智的反应,选择爱,而不是从我们的无意识编程和习得的恐惧中做出反应。

通过观察我们的想法和感觉,我们学会了识别什么时候我们害怕、受伤、生气或羞愧,而这种意识是让我们的自我消失的原因。

我们开始理解我们经历背后的意义,并对我们的痛苦充满同情心,用温柔和关怀来控制自己。我们学会放下对自己和世界的恐惧和信念,开始从内心生活,真正的自我。

当我们冥想时,我们开始更好地了解自己,我们的存在方式开始转变。我们变得完整,意识到我们的生活既快乐又痛苦,不,我们没有受到伤害,我们只是人。我们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在这一刻爱自己,为自己提供我们需要的关怀和同情,以便感到安心和安全。然后我们也可以将这种爱和关怀扩展到他人身上。我们都受苦,也有挣扎的时刻;这个简单的承认可以打开我们的心扉,将我们所有人联系起来。

在混乱或焦虑的时刻,当我们的心不安或不知所措时,我们可以做一些简单的练习,让我们的心平静下来,驯服我们内心的对话。一个特别有营养的练习是Tara Brach 的自我慈悲冥想之雨。通过不加判断地观察我们的想法和感受——正念冥想的核心——我们可以以温和的方式从痛苦转变为慈悲。

另一种尝试的做法是由莎朗萨尔茨伯格推广的慈爱冥想。

如果坐禅对我们来说太难了,我们可以通过运动进入冥想状态。有节奏的运动 ,如步行、游泳或跳舞,可以帮助整合我们的身心,并通过有节奏的运动来放松和抚慰我们的心灵,重新设置神经系统。这些将使我们立足于当下,以便我们可以为自己和他人而存在。

接受并重写我们的故事

如果我们长时间逃避痛苦,就像我曾经做过的那样,这种痛苦就会成为我们的故事;我们的自我纠缠在其中。是时候解开并释放它,以便我们可以创造新的结局。是时候改写我们的故事了。

我发现写日记特别有用,因为它让我可以探索自己的想法和感受,而不必担心因为我的真实身份而受到评判、批评或拒绝。

通过写日记,我们可以揭开我们内心的痛苦和苦难,并让我们意识到自己对感觉不够好、不可爱和最终孤独的恐惧。

当我们探索最深层的想法并试图理解我们的经历时,我们开始从我们一生中积累的改编和编程中辨别出我们的真实感受——我们从家人、同龄人和整个社会收到的信息。我们挖掘内在的智慧和直觉,并对自己和生活中的事件有新的看法。

写作就像与自己进行深入的对话。面对我们的羞耻、悲伤和痛苦的深度,我们学会为自己提供我们一直在寻找的同情和关怀。照顾我们一直在避免的伤口,我们对自己作为一个脆弱和受伤的人产生了同理心。

日记是最终的释放;我们可以放下面具,继续探索我们的障碍和局限。我们慢慢地解开我们根深蒂固的信念,把它们暴露出来。这加深了我们内在的认识,帮助我们审视和改变我们对自己和世界的信念。当我们释放我们一生所承受的痛苦时,我们的心开始软化,我们的盔甲下降,我们的故事发生了变化。

您可以通过日记来治愈的主要方法有两种:表达性写作和基于提示的写作。

要开始富有表现力的写作,请放松身体并闭上眼睛。向内看,等待思想的到来。开始写下来而不审查自己。把它全部写在纸上,让你的无意识向前迈出一步,让它发出声音。提出你对自己和世界的真实感受——而不仅仅是你已经习惯相信的感受。

基于提示的写作可以帮助你思考你的家族历史、你的文化背景和你的宗教信仰是如何影响你成为现在这样的人的。

例如:

你的原生家庭是如何表现(或隐瞒)爱的?

关于家人,你最羞耻的是什么?

你小时候没有得到什么,而现在长大了却在寻求?

在你的成长过程中,愤怒是如何表达或压抑的?

通过检查你的过去以及是什么塑造了你,你可以揭示你的无意识模式和你接受为真理的信念。这是改变它们和重写你的故事的第一步。

免责声明:本文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Copyright @ 2015 -2022 太行之窗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联系方式:843 656 887 .渝ICP备2021002616号-16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36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