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资讯 > 正文

为什么我不会放手内心的伤痛

我不擅长心碎。我与环境搏斗,讨厌它,不能放弃这种关系可以改变的希望。

难道就没有心碎做得好的人吗?不是有心碎的人坐了一会儿,然后很快就双手合十接受了现状吗?有时似乎有些人甚至会拨动开关——“它没有用,我们已经尽力了”——就这样,他们过着快乐的生活。

我要那个。我怎么得到它?

我是那些被告知他们“太敏感”,我感觉太多、太深的孩子之一。现在我明白“你太敏感了”通常意味着“请抑制你的感受。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它们,它们让我感到不舒服。”

不过我还是觉得影响小点比较好。毕竟,这不就是轮回(佛教徒对痛苦轮回的称呼)——我在伤心欲绝的状态下所做的渴望、做事、执着和执着吗?

我和我的前女友恩爱地分道扬镳——她需要更多承诺的迹象,我需要更多的亲密,我们解决了这些问题,直到筋疲力尽——但我的一部分有时会与现实发生冲突。而“放手”这个词在我看来是无益的,有时甚至是不可能的。我感到失落,我感到希望事情会有所不同。

我如何学会减少影响?“放手”难道不是我冥想的核心,这样我就可以成为一个人,看在上帝的份上,谁可以放手吗?为了和平并继续前进?

最近炎热的一天,我和朋友克莱尔坐在波特兰的威拉米特河边,我问他们:“我受伤的心和所有的执着怎么办?!”

河流从我们身边掠过。它是美国最长的河流,主要向北流动,或“上坡”,这是罕见的。这条河来自尤金,在上游 183 英里处与华盛顿州交界处的哥伦比亚河汇合。

我的困境感觉就像河流:为什么它(我)会往上流?水沿着阻力最小的路径走,这不是与习语相矛盾吗?难道我不会选择一条更容易的路,而不会有那么多的感觉吗?我可以像那些似乎更容易放手的人那样走下坡路吗?

我对克莱尔说:“我讨厌现在就放手的想法。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我觉得有些佛教徒执着于放下的念头!必须有一种佛教的理解,即事物会在我们心中停留一段时间,这没关系。”

克莱尔看着河水说:“有一个词。”

“它是什么?” 我急切地问道。

“轮回,”克莱尔幽默地说。

然后我们开始大笑。和笑,笑。我们互相看着,克莱尔棕色的大眼睛闪闪发光,我以一种我很久没有笑的方式笑了,一种以幽默的方式嘲笑我的处境。它笑着投降。笑是接受,笑是因为我看到了我自己——一团糟。突然间,我并没有把那一团糟当太当回事。

我们惊叹于我们对悲伤的依恋程度,它是如何表明我们是多么关心和爱的。

我们笑是因为我们是人,这就是我们继承的:这种固执的倾向,但也仅仅是心碎的倾向,拥有一颗柔软的心,对那些让我们感到光明和美好的人和事物感到渴望的结果。还活着,然后有一天他们突然消失了,我们非常想念他们。

禅师弗兰克·奥斯塔斯基 (Frank Ostaseski) 在录制的关于放下的佛法演讲中说:

“一个学生问老师,'我如何放手?'

老师说,‘你不能,你不会。你没有。

所以我真的想坐在这里,鼓励我们更加放松。”

放松比放手的概念更能引起我的共鸣,这就是为什么克莱尔的反应是神奇的:这是一个放松的邀请。

对我来说,放手的语言并不友善或可持续。也许是因为它是一个强动作动词;我(错误)理解放手是我必须采取的行动,应该采取的行动——就好像我在赛车场,枪即将开火,准备就绪,我最好准备好让一切都过去!当枪声响起时,否则。

放手对我来说就像是一种语言上的误解,是一种超越人类的鼓励。但是我们修行不是为了达到高尚的境界;我们练习是为了让我们的生活真正展开。

我想起了 Roshi Joan Halifax 关于悲伤的文章:

“当我母亲去世时,我接受了我一生中最艰难、最宝贵的教义之一。我意识到我只有这一次机会为她的死感到悲痛。我觉得我有一个选择。一方面,我可以做一个所谓的“好佛教徒”,接受无常,并有尊严地放下我的母亲。另一种选择是用真诚的悲伤冲刷我的心......我的悲伤成为悲伤之河的一部分,在我们内心深处脉动,隐藏在我们的视线之外,但每时每刻都在影响着我们的生活。”

因为我一直在试图强迫自己放手,所以我最近一直在推开我的经历,并且讨厌自己的渴望和思念。这是暴力的。真实地了解影响我的因素和方式,是对我自己的生活经历的一种激进而充满爱意的接受。我的预感是,让自己成为现在的样子将转化为允许他人成为现在的样子。

~~

在我们分手前不久,我的女朋友给了我一个巴掌大小的佛像。它是用石头雕刻的,摸起来很凉快,看起来像一个秃头老妇人,是禅宗中我们所说的快乐心(三心之一,或三线)的化身。

Joyful Mind 就是要在我们的困难和我们在轮回的丰富经验中找到快乐。它是关于存在于我们的斗争中,同时也与我们内心的一个不受干扰的地方相协调。

这个小佛像鼓励我照亮,就像克莱尔鼓励我照亮一样。我喜欢这种大佛的笑声,她的肩膀软得连尝试都没有,但她的姿势仍然挺拔。她眼睛周围的皮肤因笑而磨损。

快乐的心是要面对痛苦,而不是让它去。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有时这种方式会减轻痛苦。

放手让人感觉不可能的部分原因是,它很容易与灵性绕行混淆——使用灵性思想和实践来避免感受情绪或避开心理创伤的倾向。

我想知道其他从业者是否也进入了这个陷阱,寻求达到一种不允许人性的混乱和脆弱的状态。就像 我可以放手让我感觉不到那么多,这样就不会那么痛苦了吗?能不能先放手,让我不用去管你复杂而凌乱的心情?

是否允许轮回从轮回中解脱?当克莱尔提醒我修行不是为了达到某种超然的、整洁的状态时,我感到很轻松。我接受了我内心的混乱,并记得我们的做法并不是要减少受影响,而是要让一切都出现并诚实地说明我们受到的影响。允许一切都出现意味着我所有的恐惧和脆弱都会出现,这比放手更复杂。

曾经有同修告诉我,我们之所以有两只手,是因为一只手握着痛苦,另一只手握着宇宙的笑话:我们有能力轻装生活的烂摊子。我想真实地了解我如何受到生活的影响,我重新确信我的两只手注定要握住这一切。

就像在 AA 中他们使用的短语“一次一天”一样,我将允许自己缓慢的进步,暂时忘记放手。事实是我失去了一些宝贵的东西,对它的渴望充满了我。这是对亲近、了解和被了解的渴望,对理解和共享现实的渴望,对乐趣和安全的渴望。

失去关系是它自己的死亡,现在在我的肚子里它感到孤独。这种感觉的深度表明我多么想照料我所拥有的。

这就是我,一个对某件事有充分感受的人,多年来,过度文化在很多方面教会了我和其他许多人,敏感是不正确的,在这里我已经内化了那个压迫者:我试过了以佛教的名义,克服自己的敏感性,强迫自己放手,停止感受自己的感受,克服它。

这种误解必须停止。我想放轻松,让每一次疼痛,每一次抵抗,每一次展开的渴望。允许这一切,停止抗拒我的经历,观看它,知道我不必采取行动,并与一位提醒我不要太认真对待它的甜蜜朋友保持良好的关系。

版权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您的支持与理解。

标签:

Copyright @ 2015 -2021 太行情感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联系方式:843 656 887 .渝ICP备2021002616号-16   

有新消息:

情感问题

免费分析

客服

情感导师

听课程

立即预约

立即咨询

会员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