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资讯 > 正文

如果你的过度思考实际上对你有好处怎么办

导读 你生活的幸福取决于你思想的质量。 ~马可·奥勒留过度思考是常见的。每个人都要求我们停止它。像这样的文章很丰富:7个迹象表明你是一个过

你生活的幸福取决于你思想的质量。” ~马可·奥勒留

过度思考是常见的。每个人都要求我们停止它。像这样的文章很丰富:

“7个迹象表明你是一个过度思考的人”

“停止过度思考的 13 条策略”

“克服过度思考的9个技巧”

我内心的过度思考开始质疑所有这些善意建议的有效性。如果它那么容易停止,那么它就不会那么多了。

我不禁怀疑我们是否过于消极地看待过度思考。过度思考可能是人性的一部分,实际上有好处吗?否则,现在进化不是已经淘汰了这种无用的特性吗?

毫无疑问,宇宙赋予人类一个如此容易过度思考的大脑并没有犯错。当然,我们中间那些想得太多的人不是错误吗?

是的,很多时候当我被告知“你想得太多”和“不要想太多”时,我觉得自己是个错误。我有什么问题吗?

在做出人生决定之前的多年思考

自从我知道以来,我想了很多。这让我在学校和工作中都受益匪浅,因为我的分析能力和思考的严谨性得到了认可。

然而,当涉及到家庭、人际关系或职业问题等个人事务时,我的这种深思熟虑的能力就会被视为过度思考。

几年前,我同时在处理一场失败的婚姻和一个具有挑战性的新工作。在压力和不快中,我发现我的大脑一直在思考正在发生的事情以及我能做什么。

想来想去,情况似乎有些绝望。我想离开这段婚姻——但我们的孩子、我们的财务承诺、我们的宗教、我们关系密切的家庭呢?我想辞职——如果因为我的年龄、专业经验、糟糕的就业市场、人的因素而找不到更好的工作怎么办?

当我试图与朋友分享所有这些想法时,我经常会收到“你想太多了”的评论。

一开始,我以为问题真的出在我身上。我希望我不是那种想太多的人。

但真的是我多虑了吗?这些都是重要的因素,我们在做任何决定之前不应该仔细考虑一下吗?

当人们似乎对我深入思考这些问题时出现的恐惧和担忧不屑一顾时,我感到很受伤。既然他们不会试图理解,我想我只是不得不停止告诉他们。

我现在可以很自信的说,如果不是当时我的思路很严谨,我也不会在这段时间内相对顺利的离婚和换工作。它们并非来自运气——它们来自仔细、彻底的思考,使我能够采取行动减轻可能的后果。

我计划并执行了我的离婚和工作转换,就像我处理数百万美元的交易一样。对其他人来说,这可能是多虑了。对我来说,这是必要的思考。

过度思考的定义——本质上是消极的

过度思考本身已经被消极地定义了。根据剑桥词典,过度思考是“以无用的方式思考太多的行为”。

让我放大定义中的两个描述符。

首先,“太多”是一个非常主观的术语。这就需要有一个“恰到好处”的水平作为比较的基础。“想得太多”和“想得恰到好处”之间难道不是一线之隔吗?你画那条线的地方很可能与我画它的地方不同。

正如有“太多”的可能性一样,也有“太少”的可能性。不充分考虑问题可能同样有害,甚至更多。

其次,“没有用”也是一个非常主观的术语。我举个简单的例子:

一个小女孩去超市给她妈妈买辣椒。她妈妈忘记说明她想要的辣椒的颜色。少女站在超市里,看着各种各样的辣椒,想了许久,该买什么颜色的。

如果你站在那个女孩旁边看着她,你可能会想“为什么她要花这么长时间才能做出决定?一定是她想多了,随便挑个颜色吧!” 为了你,想着辣椒的颜色买的是绝对不是有用。

但女孩知道不同。她妈妈的脾气是很少有人能容忍的。上次她把普通胡萝卜而不是小胡萝卜带回家时,她的母亲变得暴躁起来,大声尖叫并斥责她的愚蠢。仔细想想买什么颜色的辣椒绝对对妹子避免同样的惩罚有用。

虽然她妈妈没有具体说明什么颜色,但女孩仔细回忆了她妈妈可能在准备什么菜,以及她妈妈以前是否用过某种颜色。这比平时需要更多的时间,但她做了一个有计划的猜测。

对她有用的可能对你我都没有用。我们是否有足够的信息来判断?

顺便说一下,那个小女孩就是我。

为什么有用的思考经常被误认为是过度思考呢?

人们通常没有时间或耐心去倾听。而且我们在表达和总结我们的想法方面并不是特别有效。

如果没有足够的信息和对彼此生活的了解,我们中的许多人很容易做出过度思考的判断。

想一想,在你的生活中有多少人真正花时间了解你的问题和思维过程?一两个好朋友?也许有报酬的治疗师和顾问会这样做。

很多时候,在深入了解我们的问题后,这些朋友和治疗师了解我们的出发点,并帮助我们更清楚地了解我们的问题。

当我们对一个问题想得太多时,我们很可能会深入剖析一个问题——我们看到所有的角度,积极的和消极的。问题是我们倾向于更多地谈论问题的消极方面,给人的印象是我们只是在消极地思考(= 没有用,因此想得太多)。

就我自己而言,我倾向于假设一个问题的积极部分是显而易见的,不需要详细讨论。值得关注的是负面部分,因为它们需要减轻或解决。

那么我们如何进行有用的思考呢?

思维是人类的超能力。考虑到人脑的复杂程度,我们是否应该对我们能够思考很多事情感到惊讶?

这篇《科学美国人》文章估计大脑的记忆存储容量约为 2.5 PB(或 100 万 GB),十亿个神经元之间有超过一万亿个连接。这大致相当于存储 300 万小时的电视节目(或连续运行电视 300 多年)。

如果那是我们大脑的存储能力,那么它的处理能力呢?众所周知,人脑的处理效率比计算机高得多。计算机可能需要几百万步才能计算出来的东西可以通过人脑中的几百个神经元传输来实现(参见“人脑与超级计算机……哪一个获胜”)。此外,人类能​​够进行高级规划和决策、幽默和道德(BBC Science Focus)。

这种卓越的认知能力使我们与其他动物区别开来。同样的脑力,似乎也让我们容易过度思考。

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来利用这种巨大的脑力,以确保我们的大部分思考(如果不是全部)都是有用的思考?以下是要牢记的四个快速原则:

1. 思考时,有意识地推动问题更加清晰,目标是在一定时间内做出决定或行动计划。(有点像我们在工作中所做的。)

注意:因为有太多的限制(例如孩子的福利)而决定暂时不对问题(例如婚姻失败)做任何事情也是一个决定。彻底思考它可以让我们更好地了解情况,并选择接受它或做一些事情来改变事情。

2. 意识到思维何时陷入困境并导致困惑或焦虑。这是与某人谈论它可能有用的时候。

3. 可以选择与谁交谈。有些人没有耐心或诚意倾听我们的问题,可能会认为我们想得太多了。

4. 与某人谈论问题时,最好同时提及正面和负面。这有助于人们理解,在放大需要解决的特定部分之前,我们已经从多个角度考虑了问题。

区分有用的思考和过度思考

也许一般来说,如果这种想法导致长时间的困惑、焦虑或无法做出决定,那么我们可以说这种想法没有用。

相反,如果对某事进行大量思考最终会导致更加清晰、周密的计划和稳健的决策,那么这种思考就可以被认为是非常有用的。

唯一能够真正区分有用思考和过度思考的人是我们自己和那些了解我们的人。

俗话说,没有人踩过我们的脚。我们的童年、成长经历和几十年的生活经历为我们的思维模式设定了背景。

让我们不要太快判断我们自己或其他人是否想太多了。我们是否真的倾听并试图理解?

如果我们经常陷入无用的想法,我并没有否认可能存在医学原因的事实。有很多关于过度思考是焦虑和抑郁的症状或引起焦虑和抑郁的文章。

但是,我们也应该避免对我们许多人参与的行动做出如此迅速的判断或将其指定为医疗状况,至少有时甚至不经常。

我确信几个世纪以来的哲学家和圣人(如塞内卡、孔子和甘地)在他们那个时代可能被视为过度思考。但是他们的想法对造福和激励几代人是多么有用。

虽然分析瘫痪是一个真正的问题,但当涉及到重大的人生决定时,我宁愿谨慎地考虑太多而不是考虑太少。

免责声明:本文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Copyright @ 2015 -2022 太行之窗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 百度地图 .

联系方式:843 656 887 .渝ICP备2021002616号-16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3615号